uc書盟 > 自強人生系統 > 正文 第八十一章 三十萬

正文 第八十一章 三十萬

    有蕭婉茹幫忙,貸款的事就好辦了。初八這天一上班,陸炎就去遞交材料,走一遍申請流程,各種簽字,然后等著銀行審核放款。因為房子不在濱城,銀行這邊還要派人去三江市,現場核查照相。

    等到二月二十十七號的時候,銀行放款,卻是湊了整,貸出十萬,期限三年,利息七厘多。不過跟股市的收益相比,這點利息完全可以無視。

    他在觀江國際售樓處的工資也發下來了,底薪一千二,理論提成該有14990。不過一多半的房子貸款還沒下來,只發已經繳款部分的提成,加上底薪有八千多。

    在算上《龍蛇演義》十二月份和一月份的稿費,陸炎手頭能動用的現金超過十五萬。再算是已經全部清倉賣掉的股票,二月中旬的陸炎,手頭的資產是二十七萬多。

    對于身處2006年的一個農村出身的大一學生來說,已經是很大一筆財富了!

    當然,要是跟其他重生的**炸天同行比,他這點身家,又確實寒酸了些。可謂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如今能做的,自然還是努力去寫書賣房!

    而06年,對于中國的房產市場來說,依舊是持續上漲的一年。政府方面,全年出臺了各種調控政策,推出“國六條”,首次提出90/70戶型政策,加大中小套型比例,年初取消住房貸款利率優惠……。

    遺憾的是,這些統統淪為“空調!”房價依舊在漲。

    是以,陸炎在觀江國際售樓處,沒啥心理負擔的用著【道友留步】。因為這樓盤位置確實絕佳,質量也過的去,相信絕大多數的客戶,都會在未來幾年,慶幸自己在這買了房。

    整個二月,陸炎共賣出37套房子,實際工作時間26天,日均1.8套,總銷售額近兩千五百萬,提成將近四萬塊,再加上一月售出樓房尚未發的提成,去了個稅到手應該有四萬兩千多。放在平均工資還很低的2006年,還很令人感到炫目的。

    整個售樓處,多數人對陸炎羨慕嫉妒恨,卻也有不少人欽佩陸炎的能力與韌勁。

    甚至,體力!

    一天從早到晚忙了連喝水的功夫都沒有,還能是始終神采奕奕,瞧不出疲憊,不知多少人暗暗感慨,年輕真好!

    同時也在慶幸,這貨終于要走了,再干倆月,這幫人就該找出路了。

    倒是營銷總監和銷售經理頗為遺憾,畢竟人才難得嘛!同時告訴陸炎,如今是年初,銀行下款比較快,大部分提成三月就能發,少部分會拖到四月,叫他不要心急。

    陸炎表示理解,也不擔心這邊拖他的工資,畢竟是驚人介紹過去的,跟自己出去找兼職,被無良老板坑的普通大學不同。來這,圖的就是個拿錢方便、省心。如果光為了賺高提成,去京城或盛海,才是最好的選擇。

    二月底時,陸炎手頭二十七萬資金,全部重倉“遼寧成大”。之所以選這一只,是因為他從前炒過,知道它的大致走勢。

    04、05到06年初,一直橫盤在三塊多錢,卻在06年三月末起一飛沖天,漲到07年的77塊,可謂應了股市中的那句,“橫起來有多長,豎著就有多高!”

    再加上三四月份拿到手的提成和稿費,陸續投到股市的資金就有三十五六萬,就算他以后什么都不干,等著大盤暴漲,等上證6124點后,相信也能有七八百萬的身家了。

    可陸炎還覺得太少,準備回金陵,去白茹介紹的那個同學的樓盤瞧瞧,有介紹人,加上觀江國際這邊的業績支撐,想來找個兼職應該不算難。

    央大是三月一號開學,陸炎也是在這天,同阮瀟瀟一起乘飛機,由濱城飛金陵。

    趕到學校都晚上了,沒說的,先是喝酒加敘舊。

    寢室的哥幾個,都帶了家鄉的特產,如煎餅、扒雞、糕點之類的。最牛逼的是張巽,楞是帶了五個椰子過來,寢室眾人嘗鮮。

    陸炎臨行前買了不少紅腸,寢室哥幾個一人一袋,班主任和導員各一袋,余者就不給了。

    有道不患寡而患不均,比如關系不錯的胡小仙,給了她,她寢室的女生難免不嘰嘰歪歪的。

    校外酒桌上,430寢室成員齊聚,沒帶家屬,說起話來,也能暢所欲言。

    徐嘉慶道:“我說老陸,你小子也太牛叉了吧?上學期又是弄社團又是寫小說的,考試成績還那么好,簡直不給別人活路啊!”

    因為陸炎上午沒到,輔導員蔣紅雪把上學期期末的考試成績,發到團支書胡小仙那了,陸炎考了全系第一,著實令不少人驚詫。

    因為大學里考試過六十容易,想打高分稍難。能考班級或全系第一的,大都是平時比較認真學習的。

    陸炎倒是不逃課,卻也很難看到他去圖書館或自習室溫習,徐嘉慶還想著在這次考試中,超越一下陸炎呢。豈料這位可好,不聲不響就拿了全系第一。

    陸炎跟寢室幾位熟悉了,笑道:“我也不想這樣,可惜實力不讓我低調啊!”

    這話聽著氣人,宋晶一拍桌子道:“我去,就受不了這么能裝逼的,灌他!”

    陸炎把杯子往前一推,笑道:“怎么的,晶哥要跟我拼酒啊,你一杯我兩杯的!”

    宋晶聽的一愣,瞬間秒慫,“還是別,我一杯你三杯也喝不過啊!”他就兩瓶左右的量,哪敢在酒桌上嘚瑟。

    吳玉坤捏自己的杯子,道:“哎呀,別說那些了,趕緊把酒倒上,先走一個!”

    眾人沒再二話,各自倒酒,碰了下一飲而盡。又說寒假的經歷,不著邊際的胡吃海喝閑聊。

    轉過天去教室上課,才見到班里的同學,關系就相對疏遠一些了。胡小仙過來,想弄個班級集體活動,陸炎對這個興趣不大,要她自己去搞。

    如今股市啟動在即,他滿腦子想的,都是籌錢倆字。

    白茹介紹給他的女同學已經聯系上了,因為周末是售樓處搞活動的時間,就把見面時間約在3號周五下午。

    豈料中午時,不等陸炎乘車去那邊時,對方就把電話打過來了。說剛好在央大附近,問陸炎是否在學校,陸炎說他在籃球場這邊。

    那位說了句等她,然后沒多久,陸炎就瞧見一輛紅色的法拉利,開了過來。
排列五走势图彩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