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48章 兩年(十五)

    她在無上城遇到的那位公子,與南素衣的氣質太像了……

    若他能是素衣的兒子就好了……

    可惜,他并不是,否則,他不可能不跟著素衣一起回來。

    “我知道了,我會去多陪伴一下姑姑。”

    “嗯,”南坊的表情這才緩解了不少,“另外,有些東西,你幫我放在素衣的碗里……”

    南蘿一頓,震驚的抬頭看著南坊。

    她看著南坊從衣兜里拿出一包粉末,遞給南蘿。

    “爹,這……這不是平常你用來迷惑靈獸的……”

    “給素衣服用。”

    南坊面無表情的道。

    南蘿的手有些顫抖,卻不敢去接這包粉末,她的眼里滿是不可置信。

    素衣不是她的姑姑嗎,為何父親要如此對待她?

    “爹,為何……要如此做?”南蘿連聲音都帶著顫抖。

    “我說了,不用管這么多,你若是想要讓你母親好好對你,你就最好聽我的去做,不然……以后我就不會認你這個女兒!”

    南坊冷笑一聲,冷睨著南蘿。

    南蘿終究是伸出了手,她的手指都在顫抖,握著粉末的手無法抓緊,目光中含著淚水。

    “去吧,記住我和你說的話,還有此事,不可讓素衣知道,否則你的下場你自己清楚。”南坊揮了揮衣袖,他的聲音都帶著冷沉。

    南蘿咬著唇,低下了頭。

    對于父親而言,兒子是親生的,女兒……僅是工具罷了。

    “我知道了,爹。”她的聲音很小,小到近乎不見。

    這一生,她都從未做過這種事,所以,她低眸凝望著抓在手上的那包粉末,心臟顫抖的更為厲害了……

    ……

    比起南城上空的陰霾,無上城的天氣異常的晴朗。

    自從兩年前靈氣風暴出現之后,整個無上城再也沒有陰天,空氣比往常更為清新,讓人來了之后,都不愿意再離開。

    “娘親娘親!”

    夏夏的身子小小的,軟軟的,她連路都走的不太穩,卻像著亭子內的女子跑了過去。

    沒有人牽著的時候,她就會不小心一跟頭摔倒在地,不過她摔倒之后,自己又爬了起來,咯咯的笑出了聲。

    “夏夏。”

    風如傾身形一閃,到了夏夏的面前,將她從地上抱起來,面容上帶著微笑:“摔疼了?”

    “不疼。”

    夏夏笑得無邪,她的小手臟兮兮的,在風如傾的臉上印下了一個黑手印:“有娘親就不疼了。”

    風如傾臉都黑了:“夏夏!”

    夏夏茫然的揚起小腦袋,她的大眼睛黑如瑪瑙,有委屈泛濫。

    風如傾深呼吸了一口氣,才壓制住內心的怒火。

    是女兒,不能打!

    女兒必須用來疼!

    “夏夏,下次記得洗手。”她緩和了下語氣,說道,“還有,不能和青涵單獨出門。”

    夏夏可愛天真的笑了笑,吧唧一聲親了口風如傾。

    “和姐姐放火,娘親一起來。”

    放……放火?

    這一瞬,風如傾的容顏徹底的黑了:“你們出去放火了?誰先動的手?”

    她早就知道,不能讓這兩丫頭單獨出門!

    “唐姨。”

    “……”風如傾咬牙切齒,“唐隱在什么地方?她帶著你們去縱火?萬一你們燒到了自己怎么辦?”
排列五走势图彩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