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惡魔就在身邊 > 正文 02369 秒殺

正文 02369 秒殺

    王亥、阿克提以及茱蒂絲也是倒吸一口涼氣。

    茵曼.特瑞科帶著王者之姿降臨。

    他仿佛是扭轉局面的最強因素一樣。

    直接讓現場所有人都欣喜若狂。

    似乎就連那個屠夫都變得不那么可怕。

    “贏了……”

    “太好了,沒想到茵曼先生居然還藏有這樣的底牌。”

    “那個閃電獵手再強又如何,他能強的過巨龍嗎。”

    相較于茵曼.特瑞科一方的通靈師欣喜,王亥、阿克提以及茱蒂絲則是滿臉的陰霾。

    現在這種局面,他們已經旗幟鮮明的站在陳曌的一方。

    如果陳曌輸了,那么他們的下場可想而知。

    不殺了他們都不足以平民憤。

    而且他們擔心陳曌之前那么高強度的戰斗,此刻還有多少戰力可言?

    雖說之前陳曌大殺四方,可是此刻全身血淋淋的,看起來的確是挺慘的。

    他們也不知道有多少是對方的血,有多少是他自己的血。

    茵曼.特瑞科巨大的爪子重重的拍在地上,整個會場都在這一擊下巨震。

    他之所以最開始沒使用底牌,是因為他的這個變身魔法無法持久。

    如果一開始就使用變身魔法的話,對方很可能會四處逃竄。

    只要撐過了他的變身期,那么就會迎來自己最虛弱的時刻。

    所以茵曼.特瑞科才會選擇在他認為的最恰當的時間點使用變身魔法。

    這時候,陳曌肯定已經大幅度的削弱。

    而他還保留著全盛的狀態。

    眾人感受到劇烈的震動,同時也讓他們更加欣喜,更加的振奮人心。

    茵曼.特瑞科表現的越強大,他們就越是高興。

    “茵曼先生,干掉他。”

    “讓他也體會一下絕望的感覺。”

    陳曌默默的抬起頭,看向茵曼.特瑞科。

    茵曼.特瑞科還想說兩句狠話。

    可是接觸到陳曌的目光的時候。

    心頭沒來由的一突。

    剎那間,茵曼.特瑞科感覺到難以言喻的可怖。

    陳曌眼中一道寒光閃過。

    朝著茵曼.特瑞科巨大的身軀轟出一拳。

    砰——

    剎那間血肉橫飛。

    現場所有人那興奮的歡呼也戛然而止。

    所有人的聲音都卡在喉嚨里。

    再也發不出半點聲響。

    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

    突然到所有人都無法接受。

    茵曼.特瑞科只剩下半截身軀,轟然倒在地上。

    王亥、阿克提和茱蒂絲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這也太夸張了吧?

    完全和他們想象中的不一樣。

    一擊,僅僅只是一擊。

    一切歸于平靜。

    這一刻,所有人所感受到的是窒息的壓迫感。

    那無聲的恐懼在所有人的心頭縈繞著。

    強化系通靈師真的可以恐怖到這種地步?

    在靈異界中,強大的強化系通靈師不是沒有,不過頂尖的強化系通靈師則非常稀少。

    因為普通的通靈師,他們更多的是注重自身的魔力。

    而強化系通靈師不止是需要龐大的魔力,同時也需要不斷強化自己的體質。

    可是人類的體質是有上限的。

    所以強化系通靈師基本上都是那種高不成低不就。

    即便是有個別出眾的,實力其實也比較有限。

    目前靈異界的強化系就是那種,有高手卻沒有強者的境地。

    可是今天,他們卻親眼見證了一個恐怖的強化系。

    如果一擊將巨龍秒殺不算強者的話,他們也不知道強者應該以什么作為標準了。

    血肉之軀真的可以達到這種恐怖的地步嗎?

    在任何時候,能夠打敗巨龍都是一件值得榮耀的事情。

    可是眾人此刻的感覺卻是,這個人似乎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他似乎早就已經習慣了。

    屠龍似乎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陳曌回過頭看向王亥。

    王亥心頭咯噔一下。

    即便他們現在不是敵對關系。

    可是被那雙眼睛盯著,還是讓王亥感覺渾身的不自在。

    “還有幾個?”陳曌問道。

    王亥打了個哆嗦,扭頭看向人群。

    對方雖然人數眾多,可是此刻卻擠成一團。

    所有人都縮著腦袋,不敢與王亥的目光接觸。

    他們很清楚,如果被王亥點名,絕對沒有生還的可能。

    “沒了,名單上的,有在這個會場的,全都已經死了。”

    “好吧。”陳曌聳了聳肩,看了眼眾人。

    所有人都低著頭,生怕與陳曌的目光接觸。

    “你們的運氣不錯,原本我還想再多殺幾個人的。”

    這時候,覆蓋在會場外壁的黑暗巖漿漸漸的退去。

    皎潔的月色下,卻透著一縷猩紅。

    可是就在這時候,眾人的看向陳曌的目光卻有些變了。

    “會不會是他的魔力已經耗盡了?”

    “很有可能……”

    “也許剛才那一擊已經是他最后的力量。”

    “他的聲音也不如之前那么洪亮。”

    那些通靈師彼此交頭接耳著。

    陳曌有些疑惑,這些人前一刻還對自己畏之如虎。

    怎么突然就產生了這種變化?

    那些人的低語陳曌都聽在耳中。

    這時候,那些通靈師看向陳曌的目光里不再是畏懼。

    多了幾分躍躍欲試的眼神。

    還有一絲紅色。

    陳曌皺起眉頭,某種神秘的力量正在驅使著他們。

    將他們的恐懼壓到最低,同時又將他們心中的某種情緒放大。

    終于,有人站了出來,指著陳曌大聲喝道:“你,站住!”

    陳曌停下腳步,看著那些通靈師。

    他發現兩百多個通靈師里,并不是每個人都被蠱惑。

    可是真正保留著理智的,似乎只有寥寥幾個。

    “怎么?你們還想要動手嗎?”

    “你想就這么一走了之嗎?你殺了這么多人,難道不應該給個交代嗎?”

    “交代?給你?還是給誰?”陳曌朝著那人走去。

    “想必你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吧,而我們之中絕大多數還保持著狀態,我們已經不再害怕你了。”

    陳曌現在已經可以完全的斷定,這些人真的被人暗中操控了。

    他們不知是失去了恐懼,同時也失去了正常人的思考。

    如果是正常人,這時候絕對不是找陳曌麻煩。

    因為他們已經沒有繼續戰斗下去的理由。

    可是他們卻在最不恰當的時候挑釁陳曌。
排列五走势图彩宝贝